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IBM裂变 抢食万亿混合云市场

)中的托管基础架构管理服务业务拆分出来,独立上市成为一家新公司,临时命名为

克里希纳在博文中表示,分拆出新公司后,IBM将集中精力发展开放式混合云平台和人工智能,专注于万亿美元规模的混合云市场,“这意味着IBM业务模式将经历重大转变”。

对于IBM拆分对其中国公司组织架构的影响,一位接近IBM的消息人士透露,上市公司分拆可能没那么快影响到国内变动,目前IBM中国公司约有1万~2万名员工,今年疫情期间IBM美国裁员时国内也有所波及,但涉及员工数量不清楚。关于这些消息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通过多个渠道与IBM方面联系采访,但截至记者发稿时,未获得回应。

业界认为,IBM此举是自2018年10月收购红帽(Red Hat)公司以来在混合云领域的大踏步转型,具有资本层面和业务战略层面的双重考虑。在公有云领域错失先机的IBM,试图借道混合云找到新的增长点,抢食市场蛋糕。

克里希纳是在4月接替任职八年的IBM首位女CEO罗睿兰,正式成为CEO的。克里希纳可谓是IBM的“老人”,自1990年博士毕业后就加入了IBM,直到2015年升任IBM高级副总裁,负责云计算和认知软件业务。值得一提的是,IBM于2018年斥资340亿美元收购红帽公司的交易中,克里希纳是主要推动者。在克里希纳上任的同一时间里,IBM还晋升了数名高管,包括原红帽公司CEO吉姆·怀特赫斯特升任总裁,哈沃德·鲍维尔成为云业务负责人。这些都释放出IBM向云计算领域加码转型的信号,此次宣布拆分公司则更是新领导班子做出的一个重大举措。

克里希纳表示,从IBM分拆出来的新公司NewCo,目前年收入约为190亿美元,业务遍及全球115个国家和地区,服务的企业客户数量超过4600家,涉及员工总数为9万多,占35.2万员工总数的约1/4。新公司将在明年股票市场上市确定新名称。NewCo预计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于软件和解决方案组合。而保留IBM名称的包括云业务及其硬件、软件和咨询服务部门,年收入约590亿美元,占IBM总营收的3/4。对于新公司与IBM的关系,克里希纳称“两家公司将继续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”。

中国IDC圈战略咨询高级专家郁向飞认为,IBM在这个时间点“做减法”,即将传统的、增长乏力的基础设施业务独立出去,主体业务战略重点转向混合云和人工智能,或存在资本层面和业务战略的双重考量。

记者注意到,拆分消息一出,资本市场大受鼓舞,IBM股价一度上涨9%,达到近3个月里最高水平。据IBM财报显示,2020年上半年,该公司总营收为356.94亿美元,相比去年同期下降4%,净利润为25.38亿美元,同比降幅达到38%。另综合2015年~2019年的财报数据来看,IBM营收增长乏力,除了2018年同比微增0.57%之外,其他四年里均出现不同程度同比下滑。显然,如何让IBM这家“百年老店”恢复增长、焕发新机,是摆在新CEO面前的最大考验。

根据官方消息,IBM拆分成两家上市公司预计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完成。需要指出的是,上市公司拆分重组是一种常见的资本运作方式。比如2015年时,谷歌公司进行组织架构大重组,设立了一家新的控股母公司Alphabet,原谷歌公司变成了Alphabet旗下最大的一家子公司。因此,在美国纳斯克股票市场上同时存在谷歌A(NASDAQ:GOOGL)和谷歌C(NASDAQ:GOOG)两只股票。其他常见的方式还包括将不良资产剔除出上市主体之外、新业务或收购标的并表、不拆公司只拆股票等等。

另有观察人士指出,今年云计算产业在资本市场备受瞩目,包括Salesforce、Snowflake、Zoom等公司均表现抢眼,整体市场环境利好,或许也是IBM选择此时拆分公司的原因。另一方面,今年以来截至10月9日收盘,IBM股价下滑了1.10%,鲜有亮点,而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甲骨文股价上涨了17.45%,微软上涨了37.94%,亚马逊的涨幅达到77.86%。

有目共睹,在云计算发展近十年里,亚马逊、微软争抢着主导地位,相较之下,IBM则处于跟随状态。据第三方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,2019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达到445亿美元,相比上一年增长37.3%。从市场占有率来看,亚马逊AWS、微软Azure、阿里云分别是45%、17.9%、9.1%,三巨头占据着全球72%的份额。排名第四位的谷歌市场份额约5.3%。在Gartner的报告中,2018年IBM虽然位列上市四家公司之后排名第五,但份额不足2%,而在2019年,腾讯云以2.8%的份额挤进第五位,IBM则归入“其他”项中。

对此,6年前就开始布局混合云的北京青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黄允松指出,现在的科技趋势不仅仅是传统IT时代结束了,甚至连IaaS(基础设施即服务)时代都快结束了,如果继续守着传统IT就只能加速自杀。值得一提的是,黄允松曾在IBM实验室工作9年,且担任过IBM SmartCloud初创组成员及架构师,后离职创业做了青云QingCloud。

从IBM目前的布局来看,错失了公有云先机之后,显然将宝押在了混合云领域,力图借此实现“弯道超车”,抢食万亿美元规模的混合云市场“蛋糕”。

正如克里希纳所说,2018年IBM将红帽公司收入囊中,坚定了向混合云业务加码这一转变是“明智之举”。红帽公司,在业界广为人知的自然是开源的Linux操作系统,同时拥有云开发平台即服务Open Shift、混合云管理平台、云基础架构等产品体系,生态体系较为成熟。

郁向飞指出,按云计算的部署方式不同,一般分为公有云、私有云、混合云。相比于前两者,混合云具有较高的灵活性,使企业客户既能在公有云获得计算资源,又可以利用私有云保障数据安全性,且具备成本效益,混合云或成为未来的市场主力。像亚马逊、微软、阿里云等也在推出了混合云解决方案,主要是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对混合部署的需求。

《浪潮之巅》一书的作者吴军曾用“保守的创新者”一词来评价IBM。他指出,IBM成立100多年以来,在历次技术革命中得以生存和发展,自有其生存之道。它在技术上不断开拓和发展,以领导和跟随技术潮流;而在经营上,死死守住自己核心的政府、军队、企事业部门的市场,对进入新的市场非常谨慎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IBM前员工也向记者透露,因为体系过于庞大、员工规模大、权力复杂,IBM的风格确实较为保守。

另有观点认为,“蓝色巨人”IBM近年来步伐迟缓,间歇性地精简业务,此番分拆公司是继上世纪90年代剥离了低利润的网络业务、2005年将亏损的PC业务卖给联想、5年前甩卖亏损的半导体业务之后的又一次业务变革。未来一年里,IBM都将在分拆公司和发展混合云实现增长而努力,该公司今后能否在云计算抢到主导权还是个未知数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15免费会员 » IBM裂变 抢食万亿混合云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