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穿云破雾无问西东

9月25日下午,听说建设4年多的安康机场要通航了,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五里镇的百姓纷纷赶来先睹为快,机场围界旁一时间热闹起来。15时47分,南航CZ5269航班平稳降落在机坪上,成为这座机场迎来的首个商业客运航班,每周4班,2小时直飞广州,还可以从广州枢纽中转到其他地方。

国内疫情平稳后,几个月来,民航业复苏的步伐越来越快,许多地方的国内航线航班已基本恢复至疫情前水平,并且逐步新开、增班部分国内航线。在疫情的巨大冲击下,中国民航能够在全球范围内率先触底反弹,得益于我国国内疫情的防控成果,也离不开民航企业勇担社会责任、服务国家战略的积极作为和主动求变。

疫情后,旅客对航空旅行信心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,虽然航线航班恢复了,但是客座率、客票价格水平要恢复到疫情前水平,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此时,航空公司和机场如果单纯以经济收益为衡量标准,势必放缓航线航班恢复速度,尤其是一些飞往中小机场、支线机场的航线,要复航恐怕更是困难重重。

民航智库专家林智杰认为,我国境内航空市场的恢复,需要经历航班量、客流量和票价水平3个阶段。今年8月底~9月初,航班量已经恢复到了去年同期水平;9月底~10月初,客流量持续攀升,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,这种复苏得益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以及航空企业的积极作为;第3个阶段是票价的恢复,预计会有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。

在票价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恢复、增开航线,一方面是为了培育市场、恢复市场信心,另一方面也是航空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体现。航班飞起来了,旅客的信心才会越来越强;乘飞机出行的人多了,行业渡过难关的力量也就更足了。

来自政府方面的利好政策进一步支持着更多民航企业敢于、乐于承担更多社会责任。不久前,民航局调整放宽了部分国内航线航班准入政策,以进一步激发国内市场活力。特别是在支持航空公司开拓潜在市场、完善枢纽网络、促进中小机场的市场恢复方面,降低了政策门槛。

这种相互促进在越来越多的地区收到了成效。在疫情发生后,虽然旅客出行需求减少,市场需求存在极大不确定性,但东航云南公司在制订航班计划时,依然按照预估需求上浮一定比例进行运力预投放,并尽可能保留一定量的航班计划储备,便于临时恢复。同时,该公司还加强了航班的动态调控,通过推后航班临时调整决策点,增加销售机会。在这样的坚持下,航班量一路爬坡过坎,在6月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77.1%,,7月恢复到了88.1%,8月恢复到了104.2%,9月恢复到了115.9%。

航旅不分家。民航与旅游业、酒店业等上下游产业密切相关。地区间航班航线的稳步恢复,如同强劲的马达,带动着上下游相关产业恢复运转。

作为东航“周末随心飞”的热门方向,青海的旅游业受益颇多。青海机场集团运输生产较早实现了提速增长,西宁曹家堡国际机场旅客量8月1日达到了3.3万人次,较去年最高峰增长了2%;航班量达267架次,较去年最高峰增长了10.8%。大量旅客乘坐飞机来到青海旅游,带动了青海经济的稳健复苏。

“随心飞、快乐飞,本身是不赚钱的,但是能够促进复工复产,加速经济的内循环,具有社会效益。”林智杰表示,“航空公司在恢复航班时,只要航班有利润、有边际贡献就能飞。哪怕最初客座率少一点、票价低一点,但是只要有正的经济贡献,航班就能够飞下来。”

航空公司创新的“随心飞”等产品拉动作用很强,可以延伸到多式联运、酒店业、旅游业、餐饮业等。最近,西安、银川、榆林三地机场针对西安—榆林、西安—银川航线元“畅快飞”机场航空服务产品,包括机场大巴随心乘坐,不限次数享受值机、安检、登机优先4项机场地面服务等。去哪儿网等OTA平台也推出了999元机酒包游套餐产品,可以兑换单程750元以内的经济舱机票以及享受国内酒店按订单金额0.1折的优惠。9月还未过半,该平台上“十一”假期的酒店预订已经十分火热,国内酒店支付均价同比去年上涨15%。

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,旅客的出行信心增强了,出行成本降低了,出行体验更好了,这样复苏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。

后疫情时代,“随心飞”等高性价比产品刺激了旅客的出行需求,激发了各地的复苏活力,彰显了民航国家战略性产业的责任担当,体现了航空公司、机场作为区域经济发展引擎的重要作用。

9月25日,在北京大兴机场投运一周年之际,东航推出了“大兴随心飞”产品。东航旗下的东上航和中联航占大兴机场近4成运力,每周在大兴有1900余班进出港航班,为京津冀旅客的出行提供了更丰富的选择,促进了京津冀的一体化发展。

东航还推出了“湾区随心飞”和“西域随心飞”套餐,一个服务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,另一个助力丝绸之路经济带高质量发展。这些产品与国家和地区发展战略深度融合,帮助航空企业在助推经济复苏中完成了“自我复苏”。

在国内航线热度不断攀升的同时,国际疫情防控形势仍不容乐观。林智杰说,目前,国际航线的运力只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5%~8%。由于国际航班票价水平恢复较快,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收益较高,复航的呼声很高。但是,困难在于,航空企业、地方政府需要共同承担疫情防控的压力,包括地方入境隔离、检测能力能否跟上等。最近,为助力深圳建设国际枢纽,深航新开了4条国际(地区)航线,分别飞往首尔、金边、东京和澳门地区。一方面是方便因疫情滞留海外的同胞返回祖国,另一方面是为国际贸易架起空中桥梁。目前,由于国际疫情仍处于蔓延态势,国内出国需求低,深航国际航线去程航班平均客座率低于30%。虽然国外回程需求高,但是出于间隔乘机的防疫需要,深航国际航线%的客座率。相信随着疫苗的问世,国际疫情也将在未来得到逐步控制,国际航线恢复只是时间问题,但是也需要各民航企业继续以强烈的责任担当意识,在疫情防控方面投入足够人力、物力,采取各种措施,守好境外输入的防线。

今年十一假期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在报道中这样描述:“2月,北京首都机场的值机柜台和过道空空如也,但是现在成千上万的旅客拖着行李排队等候。”在担当作为中乘风破浪,使得企业自身更具竞争力和生命力,我国民航业的未来可期。(《中国民航报》、中国民航网 评论员韩磊)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15免费会员 » 穿云破雾无问西东